邓元杰:拿破仑、凯恩斯、白左思潮与特朗普的贸易战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4-10 19:33

邓元杰:拿破仑、凯恩斯、白左思潮与特朗普的贸易战

2018-04-10 16:36来源:格隆汇贸易战/特朗普/欧盟

原标题:邓元杰:拿破仑、凯恩斯、白左思潮与特朗普的贸易战

作者:邓元杰

这篇文章是上一篇《邓元杰:从经济学角度分析美国打贸易战的合理性》的继续,或者说算是“前传”,谈谈西方白左思想的源流。理解了源流,可以更好地理解现在美国的处境、特朗普的处境,以及世界格局下的中美关系。

太远的就不说了,我蹭个名人,先从大家都知道的拿破仑讲起。

拿破仑

先问一个问题:为什么拿破仑那么有名呢?

可能有人说:这不废话吗,他打了那么多胜仗,极大提升了法国的知名度,人类几大统帅之一就是他,加上后来法国是西方几大国之一,他当然有名了。

这只是表面原因。

我们可以换个问法:为什么拿破仑能打那么多胜仗?为什么他在法国复辟了帝制,之后法国人民仍然那么怀念他?

1796年之后,凭借一系列卓越的战功,27岁的拿破仑逐渐掌握了法国的最高权力。但实际上,他之前是反法国的。拿破仑是科西嘉人,在他少年时代,追求独立的科西嘉岛刚被法国吞并。所以拿破仑一心想恢复“祖国”的独立,他到法国炮兵学校学习,其目的也是为了恢复科西嘉。

在校期间他极为努力,用一年时间就学完了三年的课程,而且学习成绩优异。单从智力上说,他确实属于顶尖行列。

毕业之后,他理所当然地到法国炮兵部队服役。但他利用法国大革命的机会逃回了科西嘉,想领导“独立运动”。

由此可见,拿破仑是很爱“国”的。

不过,由于一系列复杂的原因和变故,科西嘉人居然把他当成“科奸”,拿破仑只能仓皇逃回法国。

这个变故很重要,因为从此拿破仑只能靠法国来做一番事业了。而做事业的重要性,在他看来,应该高于为科西嘉奋斗。

他是不是“科奸”呢?嘿嘿,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。

那么,一个不是正宗法国人的“法国人”(当时,大多数的法国人都把科西嘉人当“外人”),又如何依靠法国成功呢?

那就是,比法国人更像法国人。

正如格鲁吉亚人斯大林表现得更像俄罗斯人一样,之后的拿破仑,表现得更像一个法国人。

怎样表现得更像一个法国人?

OK,突出“法兰西民族”这个概念。

“民族”意识,或者“民族国家”意识,早在14世纪的英法百年战争时已经出现,之后缓慢发展。但以国家的名义高举民族大棋、而且取得巨大成功的,首推拿破仑。

法兰西民族联合起来,为法兰西而战!听起来多有诱惑力。

当然,仅仅一个空泛的概念不一定有用。当时的法国土地兼并严重,拿破仑用铁腕把土地分给农民,极大提高了农民的积极性。

当时的法国还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,主要的法国人就是农民,所以,他提高了大多数法国人的积极性,必然得到大多数法国人的拥护。

从经济学角度来看,他的这个行为,极大降低了贫富差距。

而降低贫富差距,就会长远地提升一国的国力。

拿破仑还大力提高妇女地位,提倡婚姻自由,解放妇女生产力,这个也很厉害。

因为当时欧洲各国,妇女地位都比较低下,他解放了一半人口,在短期内又极大提升了法国国力。

当然,受传统影响,拿破仑认为妇女还是不应该参与、关心政治,而应该更关注家庭,做好丈夫的贤内助,或许这是时代的局限性。

他还有个重要功绩,就是颁布了《拿破仑法典》,确立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立法规范,至今还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另外就是重视教育。他建立了帝国大学和一系列工艺技术学校,自己也经常去学校听课,鼓励科学家做研究,并给予较高待遇。

请大家记住,当时是1800年前后,英国的工业革命刚开始20年,国力上谁也不比谁强太多。所以,拿破仑绝不只是军事家,他更是一个极大推进社会进步、卓有成效的改革家。

正因为他一边打仗,一边又在法国做了这么多事,短期内极大提升了法国国力,所以法国才能对抗那么多国家。

没有国力的巨大提升,法国能打败五次反法同盟,并能组织60万军队远征俄国吗?

靠着短期内重大提升的国力,以及被他调动起来的士气旺盛、作战极为勇敢的法军,再加上卓越的军事天才,他打赢了几十场战役,极大提升了法国人的民族自豪感。所以,他在1804年加冕为皇帝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
一个毫无根基、身材矮小的科西嘉人,平均每天只睡4小时,在法国十几年做了那么多丰功伟业,所以法国人已经不计较他是科西嘉人。法国老百姓拥护他当皇帝,相当正常。

他为法国留下的遗产,绝不是那几十场以少胜多的战争。在法国历史上,拿破仑太伟大了。

但他能当皇帝的前提是:必须首先做出巨大的功绩,才能得到人民的真心拥护。

但就算如此,他的母亲仍然反对他称帝。所以,拿破仑虽然已经有足够的自知之明,但还是在水到渠成的时候抵挡不住巨大的诱惑,迈出了称帝的一步。

但是,他确实为法国造福很多,所以哪怕后来他打了大败仗,让无数法国人命丧俄国、魂归滑铁卢,法国人仍然拥戴他,对他念念不忘。

这种政治遗产一直延续到1848年,当时拿破仑已经在英国的圣赫勒拿岛去世了27年。但正是这一年,他的侄子、刚从英国逃回来两年的拿破仑三世,依靠法国农民的选票,当选为法国总统。

在成年之后,拿破仑三世基本上没在法国呆过,在法国没有任何根基。但他两年就当选总统,说明法国人是真心爱戴、怀念拿破仑啊。

不说拿破仑三世了,这个不成器的二百五在1871年输给了普鲁士,并直接促成了德国的建立。我们说说拿破仑的另一个伟大夙愿:统一欧洲!

为了对抗英国,为了实现更大的抱负,拿破仑忘记了法国的传统疆域,他居然想建立欧洲合众国,并想用武力来实现。

“欧洲统一”的思想,也不是拿破仑原创。早在1453年拜占庭帝国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灭亡后,波希米亚国王乔治就于1646年建议,欧洲基督教国家应该组成联盟,对抗奥斯曼帝国的扩张。

1776年,美国独立战争爆发,也有欧洲人想仿照美国,建立欧洲合众国。

拿破仑占领欧洲多国之后,也在欧洲大陆实行过关税同盟。

不过,拿破仑是近代最有希望统一欧洲的。这很可能是他后来逐渐走上穷兵黩武的道路,远征俄国,并最终失败的原因。(希特勒貌似也有希望,但他想建立的是大日耳曼国家)

拿破仑也不想征战,他认为欧洲战争多的原因是没有一个大一统政府。而他手下的法国,有望实现这个目标。只要欧洲合众国建立,不就可以避免相互征战了吗?

我们可以说拿破仑很善良,或者野心太大,但是始终有一部分欧洲人有这种想法,直到一战、二战之后,一些欧洲人又努力了几十年,建立了欧盟。

法国大革命的“自由、平等、博爱”的口号,以及拿破仑的各种思想,就是现在西方白左思想的源头。

自由:自由高于一切。

平等:大家都是平等的。

博爱:爱所有人,宽容所有人。

凯恩斯

在拿破仑去世后的第98年,1919年的世界列强正在法国商讨《凡尔赛合约》,尤其是怎么惩罚战败的德国。后来商讨的结果是德国赔偿2260亿马克,且以黄金支付,大约相当于战前德国六年的GDP。

会议还没开完,时任英国商务部代表的凯恩斯就跑了。

他回到英国,奋笔疾书,当年就写作并出版了《合约的经济后果》。

因为,他对列强要求德国支付巨额赔款极度震惊,但他也改变不了英国政府的态度,索性先跑回来,写本书得了。

凯恩斯认为:

1、如果德国赔得起这么多钱,必须出口极其巨量的产品。但这样的话,英国、法国乃至其他国家的出口怎么办?

如果英国的工商业垮了,获得德国那么多赔款有什么用?德国貌似吃了大亏,但会成为最强大的国家。

2、如果战胜国不想让德国有这么多出口,必然有剧烈的贸易战。而这种贸易战,很可能会导致下一场战争。

3、如果德国根本赔不起,又何必索要如此巨资呢?反而会让德国人永远仇恨。

凯恩斯的看法很深刻。后来德国果然还不起,国内严重通胀,然后就是二战……

如果凯恩斯仅仅表达这些看法,他就不是超一流经济学家了。

凯恩斯已经看到,当时的欧洲经济已经是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这是一个世界市场。

那么,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:在各个国家之上建立一个更高机构,用来协调各国政策。

这就是“国际联盟”,1920年1月份成立。

国际联盟的成立,和当时没有出名的凯恩斯没有半毛钱关系,应该说当时很多人都看到应该成立这样一个机构。

但凯恩斯设想的“国际联盟”不仅仅用来解决具体的国际争端,更要建立一系列“超国家机制”,协调各国的生产,尤其是欧洲的煤炭和钢铁生产。更要防止贸易战,为此可以在国际联盟下面设一个“自由贸易联盟”。

凯恩斯还建议,应该成立一个国际贷款机构,欧洲所有交战国,无论胜败,都可以从中获得贷款。另外,还要稳定各国货币的汇率。

嗯?这不就是二战后的WTO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吗?

1919年,凯恩斯都想到了。

二战之后,已经成了大专家的凯恩斯,他的建议得到了实施。

凯恩斯是经济学家,但他提的建议,是不是有“超国家主义”的成分呢?

那是当然。随着各国贸易的进一步密切,如果没有超越国家的有效协调,贸易战很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后果,尤其是英德、法德、日美这些三观不合的国家之间。

不过在一战之后,各国政客都想不了这么多。

两次战败后的德国,不得不想得更多了。一些德国人认为:如果要避免悲剧重演,德国必须超越民族主义。

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就是这么想的。

阿登纳和戴高乐

阿登纳认为:德国绝对不能作为德国人的德国而存在,而是欧洲人的德国。

再进一步,就是世界的德国,所以默克尔在2015年接纳上百万难民,就可以理解了。

德国会不会真的变成世界人的德国?只有天知道。

但是当时的阿登纳看不到后来的默克尔,他提的计划是:为了避免各国害怕德国的复兴,德国的煤炭和钢铁两种重要原料的生产,放到“欧洲委员会”下面管理。这样,德国就是欧洲的德国了。

与此同时,法国人也在思考这个问题,他们想到了拿破仑的“欧洲合众国”。戴高乐设想建立一个以法国为中心、法德联合为支柱、由欧洲主权国家联合起来的"大欧洲联合"。

为了避免欧洲再有大战,当德法走到了一起时,欧洲经济共同体,乃至后来的欧盟,就有了雏形。

欧盟,缔约国之间免除关税,开放原料,自由贸易,还有统一的货币,设想很美好。1993年,欧盟正式成立,1999年,欧元正式发行。

既然欧盟有多个国家、多个民族、多种宗教,那么就应该在文化上更包容。

欧洲的贤人啊!他们太有理想主义精神!

于是,整个西欧的基督教国家,日益变成白左社会。

深具民族主义倾向的戴高乐,想没想到过现在法国的穆斯林很可能已经超过了20%,而未来的某一天,这些人会在一人一票的制度下,把法国变成一个穆斯林国家?

回到欧盟。现在欧盟还是一个相对松散的机构,不能避免一些国家搭顺风车的行动,各国也都有自己的独立行政机构和军队,更有自己的语言。这是一个大问题。

这个问题,目前来看很难解决。

欧盟根本不是一个大一统国家,反而因为日益的白左化而面临丧失传统文化的危险,这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呢?

但是,这并不影响欧洲的思潮传到美国,并让美国的白左社会也蓬勃发展。

或者说,欧美的白左,是相互鼓励、协调发展的。

自由,平等,博爱,自由贸易,宗教信仰自由,尊重少数民族,呵护异类文化,听起来都很好。但如果事情发展到哪怕对一些现象表达出一些疑问,都是歧视,好像过分了吧。

日益精致的社会,禁忌也越来越多。

西方的白左社会,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。我们可以追溯到拿破仑,民族主义、超国家主义、自由平等博爱,自由贸易,关爱“弱势”群体和文化,全球化,最后到白左……

事情如果过了头,大多数人就会倍感压抑。但是在白左氛围下,人们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。彷佛谁表达了不同意见,谁就是“坏人”。

只有在投票时刻,人们才发现,原来英国有这么多人想脱欧,原来美国有这么多人支持特朗普。

事后来看,白左们忽视了英美本土不能享受全球化利益的大多数白人,而这些白人更加坚守住了一个国家的传统文化

于是,特朗普应运而出。

特朗普 

现在的特朗普已经是美国总统,特别有名,不需多说了。

我只想说说他的“初心”。1988年,42岁的地产大亨特朗普,在美国热门谈话类节目《奥普拉·温芙瑞脱口秀》中。有这么一段精彩对话:

[vod]g01981i70q1[/vod]

别看温芙瑞是黑人,她的脱口秀节目在当时相当有名。视频中的特朗普谈的是贸易争端,他首先表达了让盟国分担美国费用的想法,然后把矛头指向当时风头正劲的日本。他认为美国正在被日本“欺负”。

然后,他又说美国建立了环境,让中东可以大卖石油,为什么他们不把收入的25%分给美国呢?

于是,温芙瑞不失时机地问他是否想竞选美国总统……

从视频中可以看出,特朗普的想法始终是一致的。

看了这个视频的人,我认为只要脑子正常,都能得出结论:现在中美的贸易战和其他各种纠纷,不会轻易结束。

但是,即便勇敢如特朗普,当时也不能说太多,只能围绕贸易来谈。现在他已经是美国总统,核武、移民等问题,他都要考虑。

对于我国来说,贸易战、地缘政治、人民币汇率和国际化等问题,也都要考虑啊。

对我们的好消息是:美国的政治正确氛围,仍然很浓厚。

坏消息是:特朗普不是个好对付的人。他,要扭转西方的白左趋势。

来源:老邓的财经茶馆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